临临临啊

【毕侃】热岛循环

还有番外😭

宝二:

一发完,he,全文1w+


热岛效应的番外。


前文☞正文


又一年八月,天气与往年一样热。


李希侃从南站推着行李箱往站台走。


快到出口时,热浪扑面而来把他整个人席卷吞没。


他在公交站台等毕雯珺。


旁边有个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,正低头看动画片。


巴啦啦小魔仙的片头曲十分嘹亮。


唱到"有个女王不得了。"


一辆亮粉色迷你车踩着拍子缓缓停在他面前。


阳光下刺眼的招摇。


李希侃呼吸一滞。


车窗落下,长发大眼的姑娘冲他笑,露出一只虎牙:"希侃,上车。"


李希侃今天穿了一整套做工精良的西装,皮鞋擦得锃亮。


他沉默一会儿,问:"你觉得我这么一个成熟的甚至有点商业化的男性,会坐这种车吗?"


吴小姐眨眨眼:"毕雯珺今天的会要开到晚上八点。"


李希侃一愣。


吴小姐吹吹指甲:"我看今天天气预报说有暴雨。"


她话音未落。


李希侃利落地开门关门,坐进小猪佩奇靠背的副驾。


他嫌弃瞥了一眼靠背:"你男朋友到底怎么忍受你的?"


吴小姐呵地冷笑一声,一脚油门踩到底,粉色迷你飙出玛莎拉蒂的速度,冲了出去。


李希侃的后脑勺亲密地撞上小猪佩奇的鼻子。
他听见吴小姐的声音。


咬牙切齿地:"别跟我提那个大猪蹄子!"


李希侃和毕雯珺在一起一年了。


吴小姐和她的男朋友也在一起一年了。


男朋友是本地人,家境比娇生惯养的吴小姐差一点。


交往这一年,像是内疚似的。


男朋友做足了二十四孝,吴小姐却总是能挑出错处。


李希侃无奈地问:"又怎么啦?"


吴小姐愤愤地:"我这几天压根都没见到他人,天天说加班加班,赚钱有我重要吗?"


李希侃手肘搁在车窗上,撑着脑袋打了个哈欠。


他出差异国一个星期,晨昏颠倒。又匆匆赶回来,身心俱疲。


吴小姐还在慷慨陈词。


毕雯珺的视频电话打了过来。


李希侃怔了两秒,按下接听。


画面背景从他们家厨房移动到客厅。


毕雯珺端着杯水坐下来:"上车了吗?"


李希侃不自觉扬起嘴角:"在回去的路上啦,你不是开会呢吗?"


毕雯珺说:"提前结束了,你到哪儿了?"


李希侃抬起头看了一眼路况,正值下班晚高峰,十字路口堵的水泄不通。


他撇了撇嘴:"在北新街堵着呢。"


那头传来几声猫叫。


毕雯珺低头看了一眼。


李希侃问:"你没给小瓜饭吃啊?"


毕雯珺说:"我们等你呢。"


李希侃"哦"了一声,又想起点什么,问他:"干嘛突然视频,有事你打电话啊,流量很贵的。"


毕雯珺怔了一下,动态画面变成突然变成静态图片。


李希侃笑了一声:"家里信号不好吗?你怎么卡了?"


过了半天,喵喵声响起来。


毕雯珺如梦初醒,低头咳了一声:"小瓜和豆沙包想你了。"


李希侃觉得好笑,凑近了点:"哦,这样啊?"


毕雯珺肯定地"嗯"了一声,耳朵尖上冒着一点红。


他说完,站了起来:"我去做饭了。"


李希侃说好,按下通话结束。


心情大好地捧着手机笑。


吴小姐盯着他看了半天,手指敲打在方向盘上:"腻歪。"


李希侃挑眉,嘚嘚瑟瑟的:"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天天吵架啊?"


吴小姐看他一眼。


停滞的车流移动起来。


她打着方向盘问:"希侃,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无理取闹?"


李希侃没敢点头。


吴小姐笑了一声:"你信不信,要是哪天我不跟他闹了,他反而会失落?"


李希侃闻言一怔。


看神经病似的看她。


吴小姐摇了摇头:"算了算了,你不懂。"


她说:"毕雯珺那么温柔一个人,跟你也闹不起来。"


李希侃不服气,莫名燃起了胜负欲。


他扬着下巴,趾高气昂地:"老毕跟我冷战过,你信不信?"



李希侃没骗人。


尽管他每次说出来,别人都觉得他在骗人。


但毕雯珺确实和他冷战过。


高中的娱乐活动屈指可数。


到高二下学期只剩下了一个文化艺术节。


李希侃和同学组团报了一个歌舞节目。


晚上放学后还要在学校舞蹈教室再练一会儿。


三月中旬,南方都还带点料峭的春寒,更不用说北纬41度的东北。


晚上毕雯珺坐在舞蹈教室等李希侃。


他待在角落里,默不作声写数学题,刷完选择刷填空。


如老僧入定,不被沸腾喧哗的音乐影响分毫。


只有到李希侃的part时才会抬起头来看一眼。


李希侃神采飞扬,每个动作都干净漂亮。


对上他的视线便弯了眼地笑,笑容招摇又明亮。


是一只撩人不自知的狐狸。


毕雯珺手里的笔扣在桌面上,一下一下地合着李希侃的拍子。


不知道第几个八拍,李希侃饿了。


肚子咕噜咕噜地叫。


毕雯珺合上笔盖,走过来把外套递给他。


他们拉开门踏进了冰冷的黑夜,套着羽绒服去买夜宵。


学生都回家了。


学校像海上孤岛,黑压压又孤零零,只尽头的便利店还冒着一点光。


一阵冷风吹过,李希侃打了个哆嗦。


毕雯珺转过头来看他,正想说话。


李希侃眉开眼笑地冲迎面走来的人打了个招呼,亲昵地跟对方击了个掌。


那人匆匆擦肩而过走了。


毕雯珺回头看了一眼。


李希侃吸了吸鼻子。


毕雯珺转过头来把胳膊搭在他肩上,往自己怀里带了带。


他问:"那谁啊?"


李希侃没看他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便利店,说了个名字。


顿了顿又补充:"隔壁班的,唱歌挺好。"


毕雯珺"哦"了一声。


没想起还有这么个人。


又走了一会儿,离便利店近了,里面的光照到他们身上。


毕雯珺去挑饮料,李希侃趴在柜台上等便当加热。


柜台前几个架子,整整齐齐地码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。


李希侃看了一会儿,问店员:"今天什么日子啊?"


店员乐了:"三月十四,白色情人节啊。"


李希侃愣了一下。


毕雯珺走过来付钱,顺手接过便当袋子。


出了门十几米。


李希侃扯了一把他的袖子。


毕雯珺回过头。


李希侃冲他眨眨眼:"我忘买东西了,你等等我。"


一头又扎回便利店。


毕雯珺在夜里站的笔直,像一棵守望的树。


他逆光而立,身后是冰冷的黑暗,眼前却有一只活蹦乱跳的狐狸。


是冬夜里的一束暖光。


过了一会儿李希侃回来了。


递给他一罐口香糖。


毕雯珺脸色一黑,转身大步流星往前走。


李希侃迈着步子跟在后面追:"老毕你等等我啊。"


毕雯珺头也不回,留给他一个生气的后脑勺。


接下来半个月,李希侃再没见过毕雯珺。


毕家和李家住对面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


早上六点半,毕妈妈出来倒垃圾,看见李希侃背着双肩包坐在门口楼梯上。


可怜兮兮地抬头看她。


她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:"小侃,雯珺早就出门了。"


李希侃也愣了,半天才"哦"了一声起身走了。


天还没亮,李希侃的背影隐没在远方的黑暗里。


毕妈妈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。


转身进了门。


晚上十点多,毕爸爸歪在沙发上看电影频道,欧美电影的译制腔里夹杂着一阵阵小提琴声。


泄愤一样,急促激进,满腔悲怆。


毕爸爸心脏受不了,关掉电视躲进了卧房。


毕妈妈端着牛奶进了儿子房间。


毕雯珺面无表情地抄英语单词。


毕妈妈没着急走,倚在书桌旁和儿子开玩笑:"你咋惹到我儿媳妇了?"


笔尖一顿,白纸上出现一个黑点。


毕雯珺丢掉笔,撕掉纸团成团,抛进垃圾桶:"我没惹他。"


他话音刚落。


墙壁对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弦声。


毕妈妈挑了挑眉。


毕雯珺埋下头奋笔疾书,没有动作。


过了一会儿。


李妈妈敲了敲房门,探头进来:"豆豆,小点声好吧,十一点了,人家邻居要睡觉的呀。"


李希侃看了一眼迟迟没有回应的墙壁。


泄气地把小提琴丢到床上。


他低着头委屈了一会儿。


扯了张纸开始写字。


咬牙切齿,力透纸背。


七个大字后面跟着三个惊叹号。


"毕雯珺是个木头!!!"



吴小姐一脸无语:"你两真幼稚。"


她想了想又问:"那后来怎么和好的啊?"


李希侃缓缓眨了眨眼:"你猜。"


吴小姐"呵呵"一声:"不了,我对你们的爱情故事没兴趣。"


说完一脚油门踩到底,李希侃的头再次与小猪佩奇亲密接触。


没有登记过号码的私家车不能进入小区内部。


吴小姐在门口停下。


李希侃捂着脑袋下车。


把行李搬下来和她挥手作别。


吴小姐突然喊了一声。


李希侃回过头去,她从车窗探出头:"希侃,其实你没有错。"


她笑了一下:"谈恋爱有时候是挺幼稚的。"


她说"不然该有多无聊啊。"


李希侃推着行李箱往小区里走。


八月天热,他在小区门口水果店买了半个西瓜。


左手西瓜右手行李箱,李希侃走得有点吃力。


他一直沿着大路,头顶有灯光照亮,偶尔踩到几脚路灯的影子。


他看万家灯火,五颜六色。


想到其中有一盏为自己而亮,心情很好地哼了几句歌。


突然眼前一黑,四周陷入一片沉寂。头顶公寓传来一阵惊呼。


停电了。


李希侃愣了一下。


满目都是不见五指的黑,唯有远处楼宇间一点霓虹闪烁,晦明不清。


不足以照亮前路。


李希侃有点哆嗦,眼前是寂寥的暗,深不可测。


他把瓜放到行李箱上,伸手去掏手机,手指打着颤点手电筒。


刚打开手电。


黑暗里,有道脚步声渐渐近了。


踏破混沌的寂静,格外分明。


李希侃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在胸腔里翻滚,连带着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
有双鞋走到了他的灯光下。


李希侃颤抖地举着手机缓缓抬头。


灯光自下而上扫过,照亮了那人的脸,眼角泪痣生动。


毕雯珺怀里抱着小瓜,捏着一只猫爪朝他挥了挥。


一大一小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。


小瓜配合地"喵呜"一声。


李希侃长出一口气。


毕雯珺把猫送到他怀里,伸手把西瓜和行李箱接了过去。


小瓜窝在李希侃怀里,爪子趴着他的衣领喵喵喵。


毕雯珺走在他身边,又伸手把手机也拿了过来打光。


他们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,肩抵着肩,连体婴一般。


先前那点恐慌消失殆尽,李希侃突然觉得心情很好。


他抬头看毕雯珺:"你怎么知道要停电了?"


毕雯珺一怔,抬头环顾了一圈:"停电了啊,我还以为是路灯坏了。"


李希侃比他更懵:"那你怎么来接我了?"


毕雯珺顿了顿,好半天指着他怀里的猫说:"小瓜想你了。"


李希侃忍着笑附和他:"哦,我家的猫想我了啊。"


毕雯珺不要脸地点了点头。


晚风扫过,小瓜在他怀里抖了抖脑袋,甩乱了毛。


李希侃踩着毕雯珺的脚印慢吞吞地走。


想起来车上吴小姐问的那个问题。


他和毕雯珺是怎么和好的?



毕雯珺和他冷战了快半个月。


文化艺术节在四月六号举行,四月二号彩排。


三月底的晚上,隔壁班唱歌的同学和他一起回家。


走到分岔路口,同学吹了个口哨问:"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抢劫犯在这一带活动?"


李希侃一愣:"真的假的?"


同学眉飞色舞地点头:"当然真的,你没看辽宁日报吗?抢劫犯专挑学生下手,二中好像就有个女生被..."


他停在这里没有讲下去。


李希侃咬了咬嘴唇,攥紧了书包带:"被,被怎么了?"


同学看他一眼:"还能怎样啊。"


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:"这样啊。"


李希侃脚步踉跄,身形一晃。


同学到家门口了,跟他挥手作别。


李希侃急匆匆地喊:"那要是真的遇见抢劫犯了怎么办啊?"


同学头也没回:"多念几遍啊弥陀佛保命吧!"


李希侃回家的路有点远。


平时他都和毕雯珺一起,从来没有发现,这条路原来这样漫长。


有条巷子没有路灯。


他先前被同学吓了一跳,此刻草木皆兵,仔细听着黑暗中的每一下声响。


有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。


他走,那声音就响起。


他停,那声音也停了。


李希侃抓着书包带僵了一会儿。


突然发足狂奔。


风声簌簌刮过他耳边,白天下了场小雪,地面结着一点冰。


李希侃跑的飞快,心跳飞快,动荡不安地七上八下。


他跑的这样急,发觉自己脑海里反复念起,不是啊弥陀佛,而是一个人的名字。


他脚下一滑。


不可控制地向后倒去。


他想,完了。


下一秒持着明晃晃匕首的歹徒就要冲上来对他谋财害命。


可怜他大好年纪就要沦为辽宁新闻社会板块话题人物。


不知道那人看见新闻之后,会不会难过。


会不会后悔和他冷战。


他想了这么多了,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匕首。


反而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
李希侃抬头向上看。


云散月出,拐角一盏昏黄路灯照亮那人面容。


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名字。


毕雯珺搂他很紧,眼瞳明亮。


好半天,没有人先开口说话。


过了一会儿,李希侃站直了身体,慢慢迈开脚步。


毕雯珺跟在他身后半米的距离走。


又过了一会,他们一前一后晃进小区。


毕雯珺闷闷地说了句:"对不起。"


李希侃神色复杂地转过头。


毕雯珺认真地看着他:"希侃,对不起。"


他们快十五天没有说话了。


李希侃鼻头一酸,飞快地扭过头去。


脚下步子迈的很慢:"你别跟我说话!我还生你的气呢!"


他这么说,语调却轻快明亮。


毕雯珺委屈地"哦"了一声。


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。


所以毕雯珺看不见,李希侃弯起来的嘴角,还有眼里无法遮挡的笑意。


乌云拨开,那晚月色很美。


李希侃想,他和毕雯珺之间的距离,是一堵墙,是一罐口香糖,是一前一后的半米间隔。


不知道到什么时候,才能正大光明地牵手。


他有耐心可以等。


但是,他抬头看了看月亮。


还是让那天早点到来吧。



刚走到公寓门口,电力恢复了。


楼道亮堂起来,恍如白昼。


李希侃拍了拍胸脯:"还好还好,我还以为得扛着西瓜上十楼了。"


毕雯珺关了手电,顺手拉过李希侃的手进了电梯。


家门打开的一瞬间,豆沙包从屋里晃了出来,绕着李希侃频频打转,热情地拿脑袋蹭他的裤腿。


毕雯珺把拖鞋踢到李希侃面前,去厨房盛饭。


晚饭是三菜一汤,李希侃叽叽喳喳地吃了个精光。


完事后他抱着西瓜窝在沙发里看电视。


毕雯珺在厨房洗碗,水声哗啦哗啦。


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。


李希侃扯着嗓子朝厨房喊:"老毕,阿姨电话。"


毕雯珺也扯着嗓子回他:"你接啊。"


李希侃咬着勺子按下通话键,没敢说话。


毕妈妈听了一会儿空白,说:"小侃啊。"


李希侃说:"是我,阿姨。"


毕妈妈笑了一声:"那正好,你帮我转告雯珺好吧?"


李希侃点了点头:"好。"


过了一会儿,水声停了。


毕雯珺擦干手走过来。


李希侃往旁边挪了挪,毕雯珺坐下来往自己腿上放了个枕头。


李希侃踢了拖鞋,躺上沙发,脑袋搁到毕雯珺腿上。


他指了指桌上坑坑洼洼只剩一口的西瓜:"留给你的。"


毕雯珺把中间那一口吃掉:"妈说什么了?"


李希侃盯着电视屏幕:"说让咱们今年回东北过年。"


顿了顿,他又说:"她给咱们包饺子吃。"


毕雯珺"嗯"了一声。


再没声息。


李希侃累极了,洗完澡把自己丢进床铺,没过一会儿就睡死过去。


朦胧中听到窸窸窣窣一阵响,有人替他掖了掖被角。


睡得深沉,分不真切。


晚上李希侃做了个噩梦,白茫茫一片大雪里,他独自负重前行,手脚冰冷,浑身打颤,却不愿意卸掉身上那点重量。


天地相连,没有尽头,他走得太久,出了满头的汗。


李希侃皱着眉哼了几声,昏昏沉沉差点醒来。


枕边人好像感受到了什么。


无意识地翻了个身把他圈进怀里。


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李希侃的后背,像在哄人。


双人床位置宽大,他们贴的却很近,睡得很熟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窗外蝉声都安静了。


黑暗中突然一声闷响。


是什么的撞击声。


李希侃睡得迷迷糊糊,此刻清醒了一点抬起头来:"老毕?"


没人吭声。


李希侃完全清醒了。


坐起身来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。


毕雯珺蹲在地上捂着脑袋抽气。


李希侃看了一眼没关好的衣柜门。


又看一眼毕雯珺。


明白了。


他掀开被子蹦下床:"你怎么不开灯啊?"


毕雯珺抬起眼来,答非所问:"吵醒你啦?"


李希侃哭笑不得:"你干嘛去了?"


毕雯珺蹲在地上,往他腿上喷花露水。


小声嘟囔:"蚊子怎么只咬你呢。"


李希侃没吭声,低头看他,眼底有一点波澜。


毕雯珺仿佛没在意,打了个哈欠,抱着他又滚回床上去了。


李希侃的眉头渐渐松开。


他的梦境也变了个样子。


冰雪消融下去,雾气散开。


一切聚焦后他看到一张脸。


有人同他背负这重担。


漫漫长路上,他并不孤单。


第二天早上。


李希侃抱着被子滚成一个卷。


只露出毛茸茸一个头顶。


洗手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
李希侃往被子里缩了缩,过了一会迷迷糊糊醒了,顶着一头乱毛,踢踢踏踏跑去洗手间。


他倚在门口睁不开眼。


毕雯珺正在刷牙。


看见他便无奈地笑了一下。


叼着牙刷给他挤好了牙膏。


他们凑在镜子前呲牙咧嘴,互相看着对方忍不住乐。


洗漱完毕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。


李希侃提着两个人的包,毕雯珺手指娴熟地打领带。


出门时撞见隔壁邻居。


邻居牵着上幼儿园的女儿,热情地跟他们挥手打招呼。


李希侃往后缩了缩。


毕雯珺回头看他一眼。


一把拉住了他的手,傻里傻气地朝邻居晃了晃。


生怕别人看不见一样。


邻居笑眯眯走了。


李希侃抬头看毕雯珺:"这样没事吗?"


毕雯珺勾起嘴角:"有事,好事。"


他们到地下车库去取车。


毕雯珺突然问:"我们坐飞机还是坐高铁?"


李希侃诧异:"什么?"


毕雯珺说:"回家过年啊。"


李希侃愣住了,像收到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。


他问:"你真要带我回家啊?"


毕雯珺有点诧异,反问他:"不然呢?"


地下车库空空荡荡,李希侃声音在四周飞扬,尾音上扬,久久回荡。


他说:"哦!"



过了几天,李希侃下班顺路去周大福给两家妈妈买礼物。


吴小姐正站在柜台前试戒指。


旁边站着她的二十四孝男朋友。


吴小姐远远地朝他打招呼。


二十四孝男朋友是毕雯珺的同事,和李希侃吃过几顿饭,几分面熟。


吴小姐忙着试戒指,他走过来和李希侃聊天。
李希侃问:"要结婚了?"


男人笑着对他点点头。


李希侃越过他往后看了一眼,吴小姐指间的钻石晃到瞎眼。


他倒吸一口凉气:"你真舍得下血本啊。"


男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:"我们公司追她的人好多的,她嫁给我已经是受委屈了,不能连这点都不满足她。"


李希侃点点头。


身后吴小姐选好款式过来了。


李希侃忽然想起点什么,问他:"你不觉得小吴很无理取闹吗?"


二十四孝有点懵,"啊?"了一声。


李希侃眨眨眼:"就是她经常跟你闹脾气,动不动还爱吃醋。你不觉得烦吗?"


男人恍然大悟,却笑了出来:"那是因为她在乎我啊。"


他说:"要是她不在乎的话,就不会管我这些了。"


他有点羞涩,说:"所以我还挺高兴的。"


李希侃别过眼去看,吴小姐站在男朋友身后,笑得好甜。


爱情原本就是患得患失的。四位数的存款都要用六位数的密码好好保护。


那喜欢一个人,又怎么会不害怕失去呢?因为害怕所以在乎,吃醋,嫉妒,都是理所应当。


男朋友去银台付款了。


李希侃看着吴小姐无名指上光秃秃一个指环说:"你想好啦?"


吴小姐笑了笑,和他打趣:"怎么?你现在说爱我已经来不及了哦。"


李希侃没吭声。


他们两望着玻璃橱柜发了一会呆。


吴小姐忽然说:"你知道吗,他前几天加班是为了攒钱。"


李希侃转过头去。


吴小姐接着说:"今天早上他拿着银行卡跟我说,他已经攒够首付了,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。"


李希侃笑了一下:"所以你就答应了?"


吴小姐瞪他一眼:"没有房子我也会答应的好吧。"


李希侃点头说:"好好好。"


吴小姐说:"我刚开始跟他在一起时,家里很反对的。"


她说:"有一次我蹲在阳台上偷偷跟我妈打电话,听到我爸在那边喊养个女儿养这么大有什么用哦,还不是说跑就跟别人跑了。"


她继续说:"他当时就在我身后,我猜他一定听到了。"


吴小姐笑了出来:"他买这个房子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什么,只是为了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,为了让我家里放心,相信他们的女儿会过得很好。"


她耸了耸肩:"为人父母,不就是希望孩子能过得好嘛。"


李希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
过一会儿,吴小姐的男朋友回来了。


李希侃看了眼表说:"晚上一起吃饭啊。"


男人礼貌地拒绝:"我们已经订好晚餐了。"


吴小姐惊讶地看他:"你不是吧?"


李希侃不知所云。


吴小姐指了指硕大的广告牌,恨铁不成钢:"今天是七夕啊。"



毕雯珺洗完澡出来。


李希侃正盘腿坐在茶几前算账。


几张银行卡一字排开,计算器按的啪啪响。


豆沙包躺在拖鞋上挠他的裤腿,露出一截柔软的肚皮。


李希侃眼神都没匀它一个。


豆沙包见李希侃不理它,喵呜一声打个滚,爬起来去闹毕雯珺了。


毕雯珺把毛巾搭到脖子上。


弯腰把失宠的猫捞了起来。


从冰箱里拿了一听柠檬茶,在李希侃旁边坐下,他呼噜了一把猫毛:"你干什么呢?"


李希侃头也不抬:"算彩礼钱。"


毕雯珺顿了一下,转过头来。


李希侃算完最后一笔,把纸推过来问他:"你看看,这个数够不够。"


毕雯珺瞄了一眼,乐了:"你要娶我啊?"


李希侃认真地"嗯"了一声。


毕雯珺一怔,手上力气没控制好,怀里豆沙包跳起来跑了。


他一点点收敛了笑意:"希侃。"


他说:"你认真的吗?"


柠檬茶罐子有点凉,丝丝密密穿透指尖。


李希侃垂下眼:"我总得让你爸妈放心吧,养这么大儿子白跟别人跑了,搁谁谁不气啊。"


毕雯珺看了他一会儿。


他问:"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?"


李希侃说:"今天我去给妈妈买礼物,店员说今天七夕买婚戒可以打八折。"


毕雯珺一愣:"你买了?"


李希侃睫毛颤了颤。


房间陷入一片沉寂。


小瓜和豆沙包停下打闹,探出头来看了看他们。


半天,李希侃摇了摇头:"没有。"


毕雯珺像是松了一口气:"还好。"


李希侃攥紧了手指,关节泛白。


有股委屈翻上来,又被他压下去。


他心想吴小姐没有说错。


谈恋爱真的是幼稚的。


他陷进去变成个长不大的孩子,死死拽住心爱的玩具不肯撒手,也没问玩具自己愿不愿意。


李希侃扶着桌子想站起来。


却听见毕雯珺接着说:"否则我就得去退货了。"


李希侃蹭地抬起头来。


毕雯珺眼瞳黑亮,盛满潋滟的光。


他慢慢地说,每一个字都清楚响亮:"今天早上我经过一个花店,看见他们在挂七夕的广告牌。"


他说:"我突然想起来有一年情人节,我看见你在学校便利店买了一块巧克力。"


李希侃张了张嘴,没有吭声。


毕雯珺接着说:"我不知道你要把巧克力送给谁。但只要稍微想一想,就觉得很不爽。"


他看着李希侃:"去年你妈妈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你要到这座城市来了。我忽然意识到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。"


他停了停,说:"所以我请求了她一件事。"


李希侃呼吸有点紧:"什么事?"


毕雯珺深吸一口气:"我问她,如果你没有喜欢上相亲对象的话,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。"


他说:"我那时候不知道你喜欢我,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上相亲对象。所有都是未知数。"


"但我还是想试一试。"


他笑了笑:"希侃,你还欠我一块巧克力呢。"


李希侃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:"你这么记仇吗?你那么想要那块巧克力啊?"


毕雯珺认真点头:"想。"


李希侃一愣,突然有点生气:"你就是想说这个啊?"


毕雯珺摇了摇头:"我是想说,我不想再因为一块巧克力就跟你冷战了。"


"我想名正言顺地嫉妒,堂堂正正告诉所有人。"

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在李希侃面前,声音有点抖:"李希侃,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。"


李希侃一怔。


过了半天,他吸了吸鼻子说:"今天我碰见小吴和她男朋友在挑戒指。"


毕雯珺专注地听他说话。


他说:"你也知道,小吴家里一直很反对他们交往。"


"她男朋友跟她讲,想让她的家人相信,小吴并没有选择错。我突然就在想,如果不是你,我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。"


毕雯珺呼吸一滞。


李希侃说:"我想了很久,发现是有的,更轻松的选择,不用那么辛苦的选择。"


"可是"他说:"那些跟我都没有关系。再好我也不想要。"


"毕雯珺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?"


他缓缓地把戒盒拿了过去:"我想要一个正确的选择,就像小吴和他男朋友那样。"


他顿了一下,戒指被套牢在无名指上。


李希侃伸出手来,朝毕雯珺挥了挥:"我觉得这就是我最正确的选择。"



到了年末,李希侃不放心托管的宠物店,亲自把小瓜和豆沙包送去吴小姐家。


确认家里断水断电关好煤气后,他和毕雯珺坐上了回老家的飞机。


抚顺下过好几场大雪,触目所及都是白茫茫一片。


李希侃在漫天大雪里,想起盛夏里的冰凉梦境。


还好梦境照进现实,他身边有人可靠。


原来的房子,家里一直没有卖掉。


李家父母打了飞的过来,住在从前的地方。


单元楼有点旧了。


路灯下落着雪。


两个大爷坐在小卖部的屋檐底下下象棋,搪瓷茶杯还冒着热气。


李希侃和毕雯珺拎着行李进了门。


他两手牵着手站在门口,一动不动,像要英勇就义的烈士。


满室的沉默里。


李希侃没敢抬头。


过了半晌听见一声冷哼。


李爸爸说:"臭小子还不滚进来,挡在门口整啥呢?"


屋外檐上积雪惊落,尘埃落定。


站在玄关的两个年轻人倏然惊觉,父母都已经老了。


不再是因为他们犯了错就能抡起扫帚打过三条街的年纪。


何况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。


北风紧急,呼呼震响窗户。


年夜饭集两家之力,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。


李希侃辛苦攒下的彩礼钱到底没送出去。


反而被毕爸爸发了厚实的大红包。


他觉得有点没面子。


毕爸爸喝高了,语重心长地拉着李希侃的手:"侃儿啊,听我一句劝,年三十晚上咱就别拉琴了,行不?"


李希侃脸一阵红一阵白,不知该悲该喜。


狠狠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忍笑的毕雯珺。


电视开着不过是把春晚当背景音乐。


屏幕上喜气洋洋一片,红的鲜艳朝气,鞭炮和烟花一起响。


李希侃端着碗看了一眼。


李妈妈说:"现在管控太严了,都不敢随便放烟花的。十几年前那会儿多热闹。"


毕妈妈说:"没办法,污染老严重了......小侃,吃排骨。"


李希侃连忙笑眯眯说好,埋头吃饭。


毕雯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。


吃完饭他们不敢造次,大家各回各家。


父母都不熬夜,早早睡下。


李爸爸喝多了酒,醉倒在沙发上,呼噜震天响。


李希侃没那么早眠,坐在书桌前玩手机,百无聊赖地等零点。


顺便穿梭在各大好友群里抢红包,手指点的飞快。


一没注意,成了运气王。


同学群里嚷嚷着运气王发下一个。


李希侃看了眼时间,十一点五十。


正打算假装已经睡了。


群里炸开了锅。


毕雯珺发了个两百的大包。


李希侃懵了。


看着蜡笔小新的头像,气到牙痒痒。


他说:"你干嘛呢?"


毕雯珺没回。


他说:"你钱很多是不是?"


毕雯珺还是没回。


他说:"我的红包呢?"


墙壁对面响起三下敲击声。


李希侃一怔,好半天没明白毕雯珺是什么意思。


没过一会儿,窗外隐隐约约有了点亮光。


李希侃跑过去拉开窗帘。


毕雯珺站在楼下用力朝他挥手,挥舞着燃烧的仙女棒。


烟花在他手心绽放,点亮了毕雯珺的脸。


这是属于李希侃一个人的烟花。


他一瞬间心跳飞快。


却确切地明白自己要做些什么。


他转过身蹑手蹑脚地出了门。


单元楼有点老旧,楼道坏了声控灯,一团黑暗。


唯有李希侃指上银环反映出一点光。


他低头看了看,平静地走下楼去。


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。


每一个台阶都很稳,每一步他都离毕雯珺更近一点。


他这么走了很多年,轻车熟路,不知疲倦。


积雪很厚,白到反射出亮光,同他的戒指一样。


李希侃一步迈出楼道。


看见了毕雯珺的脸,被手心烟花照亮。


他恍然明白,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毕雯珺时的那个李希侃。


只需瞧他一眼,笑意便跃然嘴角。


远方传来钟声。


零点了。


毕雯珺皱了皱眉,递过来一只仙女棒,解下围巾包住了他裸露的脖子。


他笑起来:"新年快乐,李希侃。"


李希侃眨了眨眼:"新年快乐,毕雯珺。"


又是一年过去了。


毕雯珺问他:"新年愿望呢?"


李希侃认真地想了想,踮起脚尖凑上来亲了毕雯珺一口。


想起十七岁时的一轮月亮。


他觉得人生真的好长好长,未来的一切都充满了变数,所以他想许一个长达一生的愿望。


仙女棒还在燃烧,同烟花一样漂亮,却并不喧闹,不会淹没了他的言语。


这一次,毕雯珺清清楚楚听到了李希侃的声音。


"岁岁平安,年年有你。"


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身体不太好,所以拖更了,非常抱歉,又是深夜。
感谢看完的你们,爱你们。

【毕侃】热岛效应

我要永久收藏这篇文😭

宝二:

往后余生且长,山水终有相逢。
一发完,he,全文1w+
我是真的废,又在深夜打扰。感谢所有愿意看这篇文的朋友,爱你们。



八月初,天热上了四十度。


高温橙色预警高悬不下,全国都进入烧烤模式。


李希侃这年大学毕业,毅然决然地签了离家甚远的一个offer。


也不知道他在急什么,一秒都不想多等,合同还没生效就匆匆奔了过来。


李希侃出了南站,跟阿姨打完电话,推着行李箱往公交站台走。


他今天穿了粉色长袖,两件套,没过一会就被汗湿透,衣料变得纤薄贴在脊背上。


城市热岛效应严重。


骤雨突至。


噼里啪啦砸下来,稠密急切凑成水帘,模糊了对面的景物。


车来车往溅起积水,李希侃没带伞,拉着行李箱往里退了又退。


他低下头刷新确认,高德地图显示下一班公交车还有七站到达。


一台黑色汽车冲破水幕,缓缓停在他面前。


车窗落下,男人倾身喊他:"上车。"


李希侃一怔,反应过来嘟囔了一声:"我没带伞。"


男人开了车门,快步朝他走过来,伸手接过行李箱:"你上车,我去放行李。"


李希侃也没客气,拉开车门坐上副驾。


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裤脚。


后座递来一条毛巾。


李希侃下意识说谢谢,接过毛巾开始擦头发。


过了半天,他的手僵在头顶,缓慢地转过头去看。


后座的姑娘长发大眼,笑起来露出一只小虎牙:"你好,我是雯珺的朋友,我姓吴。"


李希侃反应过来连忙点头说:"您好,我是李希侃。"


吴小姐掩唇偷笑:"雯珺把你的基本情况都告诉我了,不是外人,你别客气。"


李希侃看她一会,点头说好。


毕雯珺回来了。


西装外套湿透,雨水顺着发梢往下滴,比李希侃狼狈。


他顺手拿过李希侃手里毛巾往自己头上招呼。


李希侃问:"你怎么来了?"


毕雯珺脸罩在毛巾下,闷声闷气:"我妈让我来接你。"


李希侃想起出站时接的电话,点了点头:"谢谢阿姨。"


说完打了个喷嚏。


毕雯珺没说话,把毛巾扔回他怀里,顺手关了冷气。


车子走过两条街。


吴小姐打破了沉默,一来二去和李希侃唠起嗑。


李希侃很会说话,三言两语逗得姑娘笑不拢嘴。


姑娘的视线在他两身上转了几个来回:"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?"


李希侃愣了,瞥了一眼毕雯珺:"他没告诉你吗?"


吴小姐摆摆手,眼底清亮:"哪能什么都问他啊。"


李希侃缓缓眨了眨眼说:"你猜。"


吴小姐想了想:"大学同学?"


李希侃摇头。


吴小姐又想了想:"合作伙伴?"


李希侃还是摇头。


他指了指毕雯珺,又指了指自己:"我两,娘胎里认识的。"


吴小姐懵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啊了一声:"你也是东北人啊?"


李希侃接着摇头,神秘兮兮地:"我是混血。"


吴小姐彻底懵了:"哪里混哪里啊?"


"东北混温州。"


有道声音率先响起。


李希侃扭头去看驾驶座上的人,看见那人嘴角一点笑意。


倾盆大雨里划开道口子,乍破天光。


时间指针拨回二十三年前。


毕家和李家在同一栋单元楼住对门。


中午十二点,炒菜的香味会从毕家厨房飘进李家客厅。


晚上毕爸爸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,主持人的播音腔里混杂着李家小儿子在练小提琴。


杀鸡一般,呜咽悲愤,发出喑哑的嘶鸣。


毕爸爸脑瓜子疼,朝着卧室喊自家儿子:"雯珺,让希侃歇歇吧。"


毕雯珺正在写数学练习册,"解"字写完最后一笔,抬起头来敲了敲面前的墙壁。


嘶鸣声便消失了。


他低下头继续列方程式。


房间陷入突兀的沉寂,静到毕雯珺有些烦躁。演算纸划满整整一页,他推来覆去求不出X的值。


过了一会儿,墙壁对面响起敲击声,不多不少,正好三下。


毕雯珺叹口气,拿起书拉开门,脚下步子却飞快:"我去对面写作业。"


电视上正在播报个人所得税修改方案,毕爸爸心不在焉应了声嗯。


毕雯珺早连影子都没了。


李希侃只比毕雯珺小半岁。


李爸爸早年跑去南方经商,说要赚笔大钱衣锦还乡。


钱赚没赚到不知道。


衣锦还乡娶来了漂亮的南方姑娘。


南方姑娘初来乍到,水土不服,头三个月吃什么都害喜地厉害。


对门的毕妈妈做了青菜牛肉粥送过来。


南方姑娘浅浅尝一口,肚子里小祖宗轻轻踢了踢她,她眼睛一亮,过一会把整碗粥吃了精光。


隔年五月,南方姑娘升级做了李妈妈,生下一个男孩,健康活泼,重六斤三两。


刚出生的孩子小脸皱巴巴的,一碰就哭,声音震天响。


李妈妈哄了半天,实在没了办法。


毕妈妈抱着儿子来看新生儿,怀里小男孩半岁大,眼瞳乌黑地亮,一言不发地盯着婴儿看。


他看了一会儿,床上的孩子也睁开眼瞧他。


窗外太阳光透进来,撒在他们脸上。


哭声戛然而止,李家的孩子咯咯笑起来,咧着没牙的嘴巴。


毕妈妈和李妈妈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笑出声。


毕妈妈后来拿这事打趣,每次提起来都要揶揄一番:"让你们小侃给我家做儿媳妇啊,我不会亏待他的。"


她这么说时,正和李妈妈坐在李家客厅闲聊。


毕雯珺拿着练习册来敲门,问好后进了李希侃的房间。


李妈妈看着卧室门关上,几分钟后传出一阵阵的笑声。


她回过头来,眉眼弯弯,说:


"好的呀。"


车在碧桂园小区门口停下。


毕雯珺下车送吴小姐:"今天太晚了,改天大家再一起吃个饭。"


吴小姐点头说好,视线看向副驾。


李希侃摇下车窗,笑眯眯地朝她挥手说再见。


吴小姐走远了,背影隐没在茫茫夜色里。


路边湿漉漉的,地面凹凸不平有些积水。


毕雯珺没上车,背对着他点燃一根烟。


夜色愈来愈深,把一切都吞没成暗,他指间却有一点星火,像团流星碎片,摇曳闪烁。


李希侃把头靠在车窗边,冷风吹过打了个哆嗦。
他把手指缩回衣袖里,轻声说:"毕雯珺,我饿了。"


火光灭了。


李希侃跟着毕雯珺回了家。


毕雯珺松开领带,朝他指指洗手间:"你先洗个澡,换身干净衣服。我去做饭。"


李希侃说了句哦。


他低头往下看,玄关摆着两双拖鞋。


兜里手机响起来,是妈妈的来电。


李希侃一边按下通话键,一边往洗手间走。


李妈妈说:"见到人了吗?"


李希侃往厨房看了一眼说:"见到了。"


李妈妈问:"怎么样啊?"


李希侃一怔,蓦然想起车窗落下那张好看的脸,支支吾吾地:"挺好的呀。"


李妈妈笑了一声:"那就好。"


顿了顿,她又说:"你别给人家雯珺添麻烦啊。"


李希侃拉开门说:"哦。"


好像有点委屈。


他挂了电话,看见洗漱台上规矩摆放的牙刷,毛巾,漱口杯。


成双成对。


忽然觉得自己此行的目的有些可笑。


他这么站了好一会,毕雯珺的声音响起来:"你衣服拿了吗?"


李希侃像只受惊的猫,跳起来打开了花洒,水花迸溅,立马淹没了说话声。


门外静了片刻,声音再响起来时,脚步好像远了。


李希侃松了口气,想了一会儿,低头打开微信。


消息置顶是个蜡笔小新的头像。


对话框干干净净,而上一条消息是四年前了。


他眸中没了亮色,手机放到洗漱台上转身去洗澡。


整张脸埋入水幕里,闭上了眼睛。


屏幕还亮着,上面清清楚楚,只有四个字。


"一路顺风。"


晚饭吃得不尴不尬。


三菜一汤剩下一半。


李希侃和毕雯珺在一起的日子满打满算整整有十八年。


从出生起,没有谁比他们陪伴彼此的日子更长久。


即使中间隔了四年鸿沟,也不至于看不出来对方的情绪变化。


李希侃总觉得他这次来,毕雯珺有些冷漠。


诚然他从来不是个热情的人,可对李希侃却从没吝啬过笑容。


李希侃想到玄关的拖鞋和那些洗漱用品。


隐约明白了什么。


晚上他在客房睡下。


空调温度有点低,他睡得昏昏沉沉,胸口像压着一块石头,拾不起放不下,逼得他流下眼泪。


这场噩梦简简单单,李希侃惊醒过来却大汗淋漓,捏着被角喘了半天的气。


他把抽噎声咽回喉咙,下意识屈指敲了敲墙壁,不多不少,正好三下。


石沉大海一般,没有回音。


李希侃把手收了回来。


空调温度真的太低了,他想着,攥紧了手指。


好冷啊。


把自己摔回床铺里。


望着天花板呆了一会。


他自小睡的床只有一米六长,同他的心一样,这样狭小,只装得下一个人。


换到这张,总觉得空空荡荡,如坠三里雾中,不辨西东。


李希侃抬起胳膊挡住眼。


门突然开了。


外面的光透进来,地板上划出一道明亮射线。


李希侃侧过脸。


毕雯珺逆光而立,站在门口。


四目相对,没有人开口说话。


毕雯珺却关上门走了过来。


他在床边坐下,隐约是一个让人安心的轮廓,柔软的垫子塌陷下去了一块。


纱帘轻薄,泄露今晚的月光。


李希侃往旁边挪了挪。


毕雯珺掀开被子躺了下来。


冰冷里突然出现了热源,李希侃心上的重量融化掉一半。


屋外蝉鸣鸟叫,彻夜狂欢,不知疲倦。


过了好久,李希侃数到第三百二十只羊。


毕雯珺大概以为他已经睡着,黑暗里总算有了声响。


他说:"希侃,我好想你。"


过了几天,毕雯珺带李希侃去中心广场银座四楼吃海底捞。


门外排了好长的队。


毕雯珺领着他穿过人群往里走。


走到尽头,吴小姐坐在桌前热情地冲他们招手。
李希侃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已经坐到了她对面。


旁边毕雯珺在面无表情地点单。


他突然又感到了那股令人窒息的沉重,垂下眼抿住了嘴巴。


吴小姐手指晃了晃在喊他,把手机推过来,屏幕上一个硕大的二维码。


她歪头微笑:"上次走得急都忘了加好友,下次我请你喝茶啊。"


然后又瞟了一眼毕雯珺,手指并拢小声吐槽:"这个北方人都不懂下午茶的乐趣的。"


毕雯珺没吭声。


吴小姐又问:"希侃,我这么叫你可以吧?"


李希侃点点头。


毕雯珺手上动作一顿,抬起头来:"锅底我点全辣的了。"


吴小姐的笑容僵了一下。


毕雯珺不加理睬,李希侃意识到气氛不对连忙抢白:"还是四宫格吧,加一个番茄一个菌汤。"


吴小姐羞涩一笑:"希侃你真体贴。"


"啪"一声。


毕雯珺摔了iPad。


他冷冷看着李希侃:"你们点吧。"


李希侃心里叹了口气,面上却了一副笑脸打圆场,捡起iPad递给吴小姐:"他就是脾气怪怪的,吴小姐你别放在心上。"


吴小姐连忙摆手:"没事没事,我习惯了的。"


姑娘毫不在意地低头点菜,李希侃看在眼里,心里夸了句好脾气。


还有点莫名的酸楚,他用了用力气,才费劲压回去。


吴小姐点完菜,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店里,突然笑了。


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:"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火锅,人生理想是开一家自己的火锅店,然后吃完上顿吃下顿。"


李希侃作为观众,配合度满分,附和地点头:"我也有差不多的梦想。"


吴小姐往前凑了凑:"是吗?你的梦想是什么?"


李希侃正要开口。


被晾了很久的毕雯珺突然不冷不热地插话:"吃咖喱牛肉吃到撑死。"


李希侃转头看他一眼。


那人云淡风轻地喝了口水。


他回过头去跟吴小姐解释:"我们小时候写过一篇作文叫《我的理想》,我当时就写:我的理想就是,能一直吃免费的咖喱牛肉,吃到撑死。"


吴小姐乐了,笑着问:"真的假的?"


李希侃重重点头,然后不怀好意地眨眨眼,神情狡黠像只狐狸:"你知道老毕写的是什么吗?"


小学时期的男孩子普遍发育缓慢。


李希侃却是发育过快的那一个。


他运动神经谈不上多么发达,却皮得厉害,乱七八糟的社团运动报了一堆。


可能因为锻炼过度,到小学五年级时已经快比对门孩子高出一个头。


下午放学毕雯珺坐在操场边看他踢足球。


毕雯珺没有李希侃高,可他好看,温柔,成绩好。


十足符合小女生的恋爱脑。


那个女孩被推到毕雯珺面前的时候,他正专注地看李希侃。


李希侃跑的飞快,发梢都在风里飞扬。


像一只轻盈的蝶。


只是这蝶抢不到球,着急地频频跺脚。


毕雯珺没忍住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
李希侃像能听见笑声般转过头。


看见有个女孩正红着脸跟毕雯珺说什么。


毕雯珺皱着眉,过了一会儿点了头。


李希侃心思跑到三里外,身心分离,脚上动作却没停。


耳边传来一声惊呼。


李希侃应声倒地。


跌倒的一瞬间他看见毕雯珺蹭地一下跳起来,没有犹豫地朝他跑来。


身心分离,他的身体倒了下去,心却晃晃荡荡飞的好高。


李希侃踢球崴了脚。


被毕雯珺背着往回走。


毕雯珺比他低,背起来不是很容易,摇摇晃晃地走S字。


李希侃只好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以保不会摔倒。


实际他有点多虑。


毕雯珺背他背得很稳,步子放到很慢,额头上沁出好多汗。


李希侃把下巴搁在他肩上,一动不动地搂着他:"刚刚那女孩跟你说什么啊?"


毕雯珺把他往上掂了掂:"来告白。"


顿了顿他补充:"她在玩真心话大冒险。"


李希侃嗯了一声:"这样啊。"


街道尽头一抹斜阳,影子在他们身后拉得很长。


远远看过去,仿佛一个人。


李希侃这会儿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了,不安分地晃荡腿,跟毕雯珺开玩笑:"你可是要当我媳妇的人啊,我警告你恪守妇道。"


毕雯珺身形一晃,差点趔趄跌倒:"谁说的?"


李希侃得意洋洋,语气夸张:"你妈跟我妈订的娃娃亲,你连这都不知道?"


毕雯珺明白过来,却没接着他的话讲:"明明是你给我们家当儿媳妇,再胡说八道,打你信不信?"


李希侃胡搅蛮缠,闹腾起来去锤毕雯珺的肩膀:"不管不管,我比你高,你就得给我当媳妇。"


毕雯珺无奈:"个高就行?"


李希侃重重点头:"当然啦,个高才能保护个小的啊。"


毕雯珺哦了一声说:"行了行了别闹,你当心摔下去。"


李希侃瞬间安分乖乖趴好。


夕阳西下,古道西风,两个人影慢吞吞走在大街上,身形被渡上一层金光。像极了藤和树。


当天晚上,毕雯珺奋战到十一点半,写完了这周的布置作文。


题目是《我的理想》。


这篇作文第二天被语文老师声情并茂地在讲台上当众朗诵。


"我的理想,实在小学六年级前长到一米八。实在不行的话,初一也可以..."


李希侃笑出了眼泪,弯下腰捂住肚子。


窗外天气晴朗,树干上有二三麻雀,枝头开了满朵的花,整间教室暗香浮动。


语文老师怒极反笑,手指在最后一页的白色区域反复敲打。


"我说过多少次了,写错字了不要涂改,轻轻划掉接着写就行,阅卷老师也看不出来。毕雯珺你看看你的作文!"


李希侃抬头看,作文的最后一句被毕雯珺用修正液盖住,在湛蓝的钢笔字旁边格外显眼。


他数了数,那句话一共有十四个空格。


后来毕雯珺真的长高到一米八。


一米八不止,又一米八三,一米八五,一米八七。


只是后来李希侃绞尽脑汁,还是没能想出来。


那被盖住的十四个空格,究竟写了什么。


吃完火锅,他们去五楼看电影。


吴小姐挑挑捡捡好半天,最后选了恐怖片。


电影开场,李希侃视死如归。


不是怕。


是尴尬。


左手毕雯珺靠在椅背上不动如山,右手吴小姐捧着爆米花咔嚓咔嚓。


李希侃居中而坐,感觉黑暗里唯独自己在发光发亮,如坐针毡。


第一个女鬼飘着出现。


李希侃哆嗦了一下。


吴小姐语气惊讶:"你怕啊?"


李希侃强颜欢笑:"不是,是空调太冷了,太冷了。"


吴小姐擦了擦额头的汗说:"是哦。"


电影剧情继续推进,演到百鬼食人。


吴小姐吃着爆米花看得有滋有味:"这化妆不行,国产恐怖片就是特效化妆太假了,你看他那牙还是荧光的。"


李希侃欲哭无泪,本着演戏演到全套的心态配合地点头说:"是哦。"


他就这么一颗小心脏,木桶打水七上八下,随时有撅过去的可能性。


惊恐过后,他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
想了想恍然大悟。


毕雯珺比他还怕这玩意。


为什么没有动静?


李希侃偷偷别过脸瞥一眼毕雯珺。


电影画面突然一亮,白光把他侧脸照亮,睫毛低垂投下一片扇形阴影。


他深陷在座位里,紧闭着一双眼,唯有眼角泪痣生动。


李希侃一瞬间气血上涌气到颤抖。


好你个毕雯珺偷偷闭眼不告诉我,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?


电影快到高潮。


开始满屏血肉模糊,青面獠牙。


吴小姐与电影音效二重奏,咔哧咔哧地咬爆米花。


李希侃觉得自己的脑子正在被僵尸分食,又往座椅里缩了缩,直到退无可退。


一只手突然覆上他的眼。


毕雯珺声音很低:"别怕。"


另一只手落在他后背,沿着脊椎一下一下地抚过他紧绷的背。


李希侃心里一动,思绪却不受控制地想起些有的没的。


十七岁那年的元旦。


市电视台在办跨年晚会,不到九点就放起烟花。
那天他们在上晚自习,外面一片流光溢彩,学生那还有心思听课。


都是高三考生,任务重压力大,除了原则性问题,老师们一向是能惯着就惯着。


教导主任说:"大家出去放松一下吧。"


欢呼声响彻教学楼,脚步踢踢踏踏,憋坏了的学生跑得比百米冲刺快,争先恐后地涌出。远处的街道都跟着抖了抖。


人造地震。


李希侃站起身来也想跟着往下走。


被毕雯珺拽住了手腕。


毕雯珺朝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。


拉过他逆流而上,冲破人群,披荆斩棘地开出一条路。


楼道灯坏了,人群的沸腾声在脚下越来越远。


而李希侃怕黑。


毕雯珺牵着他慢慢走,察觉到手心的汗后回过头。


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

他换了个姿势,挪到李希侃背后去揽住他的肩:"别怕,害怕的时候就闭眼,我在呢。"


明明都是黑暗,可确实就不一样了。


李希侃缓慢地往前走,好像明白毕雯珺是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。


他听见生锈的大锁被打开的声音。


铁门豁然洞开。


风声扑面而来。


毕雯珺松开手,整片天空在李希侃面前被点亮。


顶楼风急声大,烟花和星辰都在头顶,仿佛触手可及。


五彩缤纷的光,照亮了李希侃的半边侧脸。


他夸张地伸长了胳膊朝着天空比划:"老毕老毕!你看好看吗!"


毕雯珺盯着他看,肯定地点了点头:"好看。"


李希侃收回手转过身面对他,毕雯珺已经比他高了,他得这么仰着头才能对上对方眼睛。


李希侃吸了吸鼻子,低声说出一句话。


一朵烟花升空炸裂。


毕雯珺啊了一声,凑到他面前来:"你刚刚说什么,我没听清。"


李希侃眨了眨眼,脸色却像是被冷风吹到苍白:"我说我要走了。"


他的声音很冷静:


"我要去温州了,毕雯珺。"


跨过元旦就正式进入了高考这一年。


李希侃的成绩不算打眼,李家父母商量过很久,决定举家迁往温州。


李妈妈联系好了学校,可以把李希侃的名字挂上去参加高考。


万事俱备,只欠一张飞机票。


离别其实也没有那么快。


又过了半个学期。


四月六号,离高考还有两个月的时候,李希侃要走了。


毕雯珺送他一张光盘,他说:"我把你喜欢的歌都录在里面了,你记得听完。"


说完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:"时间来不及,录得可能有点仓促。"


真的太仓促。


李希侃走的那天,毕雯珺匆匆赶来。


广播开始反复提醒乘客登机,李希侃的名字被提起三遍。


他只来得及和毕雯珺交换了一个六秒钟的拥抱。


随后便被爸爸拉走,身后毕雯珺慢慢变成一个圆点,淹没在了人群里。


过了安检,再看不见。


飞机起飞前,毕雯珺发微信给他:"李希侃,我比你高了。"


李希侃的思绪飞快。


毕雯珺说过,清兵线要一个一个清,推塔也要一个一个推,万事都需要耐心通通急不得。


所以李希侃很耐心地等了很久。


他的游戏快通关了,他还差一把钥匙来打开通往终点的门。


他的钥匙在哪里?


李希侃回他:"所以呢?"


聊天界面的顶端,显示对方编辑中,久久没有变化。


最后浮现在他眼前的,是四个大字。


"一路顺风"


李希侃后来听过毕雯珺送他的那张光盘,真的都是他喜欢的歌,也真的录得仓促,歌曲播放完毕还有好长一段空白。


他每次都停在这片寂静里,不敢继续播放。


如同他和毕雯珺的故事,肩并肩走过满满当当一段时光,往后余生全是空白。


毕雯珺和李希侃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
李希侃有一瞬间的恍神,有种陌生的熟悉感浮上心头。


他偏偏在这个关头又想起了吴小姐。


盛夏时节大雨突至,浇灭了他的一腔孤勇。


李希侃看了一眼毕雯珺:"吴小姐人挺好的。"


毕雯珺正在开门,闻言手上动作一顿,过了会又恢复如常嗯了一声:"我也觉得挺好的。"


他打开门。


李希侃坐在玄关慢吞吞地换拖鞋,背对着毕雯珺:"那你看我什么时候搬出去比较好?"


无人回应。


好久之后,李希侃转过头去看。


正好对上毕雯珺的视线。


半晌后,毕雯珺抬手指了指房间的某个角落:"不用急,我要走了,房子反正空着,你还可以住一阵子的。"


李希侃顺着他指尖望去,28寸的行李箱摆在客厅。


李希侃一愣:"你要出门啊?"


毕雯珺嗯了一声,说:"我要出差。"


李希侃攥紧了衣摆:"去哪里啊?"


毕雯珺说:"美国。"


李希侃问:"什么时候啊?"


毕雯珺说:"周六下午五点。"


李希侃再没问什么,接下来的内容就不是他该知道的了。


你什么时候回来?


你去那里会不会想我?


那我一个人怎么办呢?


字字逾距,与他无关。


晚上李希侃从噩梦里醒来,大床空空荡荡,半边是冷掉的空白。


他再没有去敲那面墙。


只有两情相悦才叫心照不宣,得不到回应的都是一厢情愿。


星期六下午两点,吴小姐约李希侃在步行街喝茶。


毕雯珺和他一起出了门,打车去城北机场,顺路经过步行街。


下车时,他看见了毕雯珺的单程机票。


想了想,他转过身跟毕雯珺说:"一路顺风。"


吴小姐向来早到,已经替他点好一杯柠檬茶。


真是人在一起久了,连习惯都会相似。


吴小姐见他枯坐,体贴地询问:"希侃你不喜欢柠檬茶吗?"


李希侃没有说场面话:"我更喜欢冰镇可乐。"


吴小姐一手托腮,手指点在桌面上:"雯珺挺喜欢这个的,我原本以为你也会喜欢。"


言语之中,似有深意。


李希侃隐约能猜到她今天目的。


警告或是提醒,都是要他远离毕雯珺。


吴小姐却从口袋掏啊掏,最终递过来那天的电影票。


她咬着吸管喝奶茶,语气很遗憾:"我那天回去刷了微博才知道,这部电影还有彩蛋。我们走的太着急了。"


李希侃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:"我向来没什么耐心等彩蛋,反正都是给他们公司的下一部片子做铺垫,没什么意思。"


吴小姐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,她说:"可是没有它的话,就不会开启新的故事了。"


李希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
吴小姐接着说:"你是不是以为我是毕雯珺的女朋友?"


李希侃愣住了,顿一下问:"你不是吗?"


倏忽里响起一声轻笑,吴小姐伸了伸懒腰:"我早说毕雯珺有私心,我妈还不信,非逼我跟你继续见面。"


李希侃怔了一下,问:"什么意思?"


吴小姐是南方口音,语调又轻又软,说的话却像平地惊雷,炸懵了李希侃。


她语气平平:"我不是毕雯珺的女朋友,"说完笑了,露出一只小虎牙:"我是你的相亲对象。"


李希侃一惊,缓冲不过来,心脏剧烈跳动。


他的拼图一开始就放错了位置,难怪看着奇形怪状不成样子。


他说:"你不要骗我。"


声音在抖,像要哭出来。


吴小姐盯着他看,缓慢收敛了笑意,她叹了口气:"毕雯珺真是幸运。"


她说:"我不骗你,半个月前你决定来这里工作,你妈妈同时打了电话给毕雯珺,要他给你介绍对象。"


她问:"我们公司那么多单身女孩,你猜他为什么偏偏把我介绍给你。"


李希侃不敢去想这个答案,屏住了呼吸看她。


吴小姐眼底亮晶晶的,像有水光潋滟,她托着下巴眨了眨眼:"因为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。"


说到这,她轻蔑地笑了一声:"毕雯珺这个怂货,装得毫不在意,不还是存了私心。"


可是爱情,原本就是自私的。


你喜欢一个人,当然满心满眼都是他。眼神说不了谎,其他人都是海上孤岛,唯有他是你的灯塔。情之所钟,心之所向。


李希侃浑浑噩噩地回了家,像是喝到烂醉,哆哆嗦嗦好半天才把钥匙怼进孔里打开门。


玄关摆着两双拖鞋。


他此时仔细来看,才发现两双都是四十码以上的男士拖鞋。


他冲进洗手间。


洗漱台上摆着牙刷,毛巾,漱口杯,全是成对的。


可其中有一套是全新。


李希侃的脚步踉跄起来,慌张地撞到了头,他顾不上疼痛,跌跌撞撞又往卧室跑。


一把推开门,蹲下来开行李箱。


密码是1121。


行李箱底部有个夹层。


他滑开拉链,伸手去掏。


摸出来一张光盘。


心跳声好似鼓点飞腾,敲打出黄河之歌的磅礴气势。


李希侃把光盘放进电脑。


摸上鼠标的一刻发觉自己手指在颤。


他沉浸在过去四年,以为得不到开启下一关的钥匙。原来是自己耐心不足,不晓得现在算不算晚。


咬了咬牙按下播放键。
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先响起歌声,然后回归寂静。


李希侃在这片寂静里闭上了眼。


漫长的四分钟空白后。


他听到了毕雯珺的声音,风一样,回荡在屋子的每个角落。


李妈妈正在凤凰古城拍照,李希侃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
她按下接听,李希侃说了一句:"喂,妈妈..."


然后没了声音。


八月酷暑,阳光炽热,李妈妈戴着墨镜遮阳帽全副武装,手上还摇着一把小扇子。


她抬头看天空。


城市太热了,气温比郊区高数倍,包围之下如同汪洋大海中的岛屿。


这样的高温会带来倾盆大雨,引发铺天盖地的洪水长啸。


李妈妈停下手中扇子。


心里明白有座岛屿已经燃烧许多年,昼夜不息地发烫发亮,太过炽热地等待大雨平息所有惴惴不安。


李妈妈笑了一声:"去吧,小侃。"


去机场的路上,李希侃满手是汗。


他心想自己这样没出息。


时隔多年,他仿佛变回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十七岁的少年。跟在毕雯珺身后逆流而上,去看一场免费的烟火表演,仅仅瞥见那人被光照亮的侧脸,心跳就漏了拍。


而毕雯珺正一步步向他走来。


动作变成慢镜头,每一步都踩点在他心跳的节拍上。


毕雯珺故意低头看表,错开他的目光:"你怎么来了?"


李希侃抬头看他一会,突然一把夺过他手中行李箱放倒在地。


叉着腰站了上去。


他说:"我妈让我来找你履行承诺。"


毕雯珺一惊,不得不抬头看他,于是露出了眼睛。


李希侃注视着这双漂亮眼睛,想起许多个日日夜夜。


他在这双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,满心满眼,都是他的倒影。


他咬了咬唇,气势软下来:"我才知道吴小姐不是你的女朋友。"


毕雯珺哭笑不得:"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我的女朋友?"


李希侃自知理亏,声音又低了几分:"那你有喜欢的人吗?"


毕雯珺没有说话。


李希侃气不打一处来:"我听完你给我的光盘了。你还要打死不说吗?"


毕雯珺睫毛颤了颤,似有犹豫:"你,你不是喜欢吴小姐吗?"


李希侃绝望扶额,觉得面前男人就是万年铁树成了精:"我喜欢谁你不知道吗?"


他眼中有光,好似漫天焰火升空,流光溢彩。


毕雯珺突然想起了十七岁的元旦,李希侃那句被烟花绽放掩盖了的话。


李希侃朝他伸出手:"我的相亲泡汤了,你这个中间人要不要赔偿我?"


毕雯珺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:"要赔多少?"


李希侃笑眯眯地:"不多不多。毕雯珺,光盘最后的那句话,你再跟我说一次。"


毕雯珺张了张嘴。


他打死不说的秘密实在太多,桩桩情深意重却不敢宣之于口。


比如三岁时妈妈问他:"让豆豆给你做媳妇好不好?"他郑重其事地说了好。


比如五年级时写语文作文,他深夜挑灯,一字一句地写上结尾"我想快快长高,好好保护他。"


比如初中时他明明认真列方程式,等反应过来满张演算纸却写了李希侃的名字。


比如十七岁那年的四月六日,他目送李希侃登上南行的飞机。输入框里翻来覆去,删干净了一句"我喜欢你"。


毕雯珺握紧了他的手:"希侃,元旦放烟花那天的话,你再跟我说一次。"


头顶飞机飞过,蓝天划出白色弧线。


那是一如童年的晴朗天气。


李希侃低下头去,双手环住了毕雯珺的脖子。


机场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有人朝他们看过来。


李希侃吻上毕雯珺,不留一点空隙。


四周迎来送往,牵着小女孩的一家三口,拉着登机箱的空姐,笼子里准备托运的英短。


李希侃突然觉得毕雯珺打死不说也没什么关系。


山不过来,他就过去。


短暂的离别又有什么关系。


山水终有相逢。


八月,他迈进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,重回少年时心动的盛夏。


起风了。


风从两个方向来,缠绵交织成同一句话。


"李希侃""毕雯珺"


"我喜欢你。"

【毕侃】r18整理

马一下~

温良:

@鹿世荨♡ 整理给你,更早的翻不到了


#希望老福特能出个页码功能






有趣


http://dollmon.lofter.com/post/1f43da93_12524b66




刻板暗恋


http://yearsinyearsout.lofter.com/post/253e75_126b4eaa




浴室


http://lovecpywenxue.lofter.com/post/1ec5195f_12672bed




衣帽间


http://castorpollux-k.lofter.com/post/1cad84fe_126e7a19




吃醋


http://banluyuli.lofter.com/post/1e2aab1b_125d83dc




http://agustd769.lofter.com/post/1e55f2ad_128562a9




http://yiliangxiaopoche.lofter.com/post/1eb0b969_12a0db5d




斯德哥尔摩情人


http://banluyuli.lofter.com/post/1e2aab1b_126d3527




破火


http://1368175669.lofter.com/post/1cf3db30_1276c14f


http://1368175669.lofter.com/post/1cf3db30_127b9028




98k的暴击


http://xiaozaizibiu.lofter.com/post/1e5a0566_127757b7




潮湿


http://yryj0727.lofter.com/post/1f44c4e4_127748b6




影院后排


http://guairen462.lofter.com/post/1f5b80af_127a011e




他是狐


http://dawnwarmthlight.lofter.com/post/1d6fff87_127a00e0




原罪


http://guairen462.lofter.com/post/1f5b80af_127baca6




卑微


http://yglmq.lofter.com/post/1d55249e_123f8eb3


http://yglmq.lofter.com/post/1d55249e_124902fd




回南天


http://yglmq.lofter.com/post/1d55249e_1266c227




just一辆车


http://yglmq.lofter.com/post/1d55249e_126e4898




感冒


http://yglmq.lofter.com/post/1d55249e_127c1745




占有欲


http://choudaye.lofter.com/post/1d2b3027_127c74e2




原罪


http://guairen462.lofter.com/post/1f5b80af_127cbf84




秘密通电


http://valentino17.lofter.com/post/1d24e023_127f9dbe




白色气球


http://xiaomeinuhexia.lofter.com/post/1f5c9e8c_12812a3a




适配性测验


http://babyrosemary.lofter.com/post/1f5e9975_1281d848




牙齿


http://zy070741.lofter.com/post/36ba75_12857f10




哥哥


http://1368175669.lofter.com/post/1cf3db30_1285f69c




就辆车


http://agustd769.lofter.com/post/1e55f2ad_1289543a




肌肤之亲


http://molicuicui.lofter.com/post/1f5f7882_1289ce41




公车黑化版


http://molicuicui.lofter.com/post/1f5f7882_128a7d59




回窝


http://moya9532.lofter.com/post/1f606d3c_128ab371




罗曼蒂克消亡史


http://1368175669.lofter.com/post/1cf3db30_128fa4da




简单粗暴的车


http://agustd769.lofter.com/post/1e55f2ad_12908140




无题


http://sakurajiangli199751.lofter.com/post/1d9876c8_1290b76e




http://babyrosemary.lofter.com/post/1f5e9975_1293b85d




http://twinklemumuxi.lofter.com/post/1f5d748b_129553e4




http://sisu2397.lofter.com/post/1f5ef561_1295b59a




GOODNIGNT


http://babyrosemary.lofter.com/post/1f5e9975_129b3750




一辆练习室车


http://yaohaohaozuogexianchong.lofter.com/post/1f4516ab_1297def6




Cub


http://reigns-iri.lofter.com/post/1de3d42f_129c2017




一夜


http://guluzhuan.lofter.com/post/1d696902_129d631d




父子局


http://qizi3268.lofter.com/post/1f5b3f45_129e0ea4




生日礼物


http://ad865830.lofter.com/post/1f2e7bb5_129f953c




车上发生的事


http://cbicon.lofter.com/post/1eca928b_12a0e89a




大床房


http://tommolouis.lofter.com/post/1cbacc93_12a90709




怕疼


http://luoqingnianer.lofter.com/post/1f5b84e1_12a8ae01




About Mack


http://tencount036.lofter.com/post/1de7c4e1_12a535eb




痴人


http://junkywaittodie.lofter.com/post/1f5b6c75_12a3d15a




血色契约


http://qyanzhi.lofter.com/post/1d2114fd_12a396d3




夜曲


http://kongzhi093.lofter.com/post/1ea98741_12a3f218




狱中春色


http://duanmuju.lofter.com/post/1f194b7b_12a3381b




车在旦夕


http://zhouta.lofter.com/post/1eee7a74_12a34790




李希侃爱好者的完美结局


http://jiufentian399.lofter.com/post/1f4ec6f6_12a2aea2




氧气


http://arielyyy.lofter.com/post/1f3b1aaa_12a1f6b1




没有剧情的硬车


http://aran7410.lofter.com/post/1f5e6475_12a9d6a8




这是两个勇敢的温州人


http://shakuner893.lofter.com/post/1f0ebae6_12ab0d3d


(我cp的车,文和人一样可爱,不点进去看看么?)




和可爱男孩一起吃饭


http://12138karrysue.lofter.com/post/3bba61_12ad07c9




小可爱们不用再私信问我能不能做哪对cp的车库啦,喜欢我会做的,不磕的话也没有那个耐心翻遍tag找车是不是,何况我颈椎不好qsq

[骸云/初雾云]文类推荐

伊楠楠:

-❀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只负责推荐整理不提供文包发放服务


作者主要按照字母顺序排序,当然也有楼主脑抽的极个别情况以及增加补充


欢迎各位吧友在水楼艾特我推文,或者可以前往微博私信@ 斯佩多推荐,还在更新的连载文暂不收录


除精品外,格式不符的老帖以及坟帖请勿回复,否则会被封号唷




有部分链接失效的情况,若吧友找到有效链接请私信我,Lofter/鲜网皆可        


-❀持续更新






 


【骸云】《心理疾病和边缘职业系列》(短篇系列)作者:ASUKA→飛鳥 


01. 跟踪魔术【跟踪狂+魔术师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54942972


02. 幻觉设计【幻觉+服装设计师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93212394


03. 喧闹歌声【喧闹恐惧症+小众乐队歌手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29364641


04. 忘却空间【失忆症+空间设计师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29729716


05. 强迫贩售【命名强迫症+“稀有物”贩卖商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43421453


06. 洁净解剖【洁癖+法医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53795422


07. 模仿侦探【姿势性模仿+私人侦探】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81595961


09.自杀诊断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93710817


【骸云】《可爱的,可爱的,可爱的戒指。》作者:ASUKA→飛鳥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i/18782040/p/99824052#0


 


 


【骸云】《自镜中攀缠而出的莲花》(现代半架空/中长) 作者:白枭 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26740177


【骸云】 《已完结中短篇文集楼》(短篇合集) 作者:白枭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71404869


 


 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暗月马戏团》(架空/狼人吸血鬼/长篇) 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80388140


【骸云】《血色圣诞夜》(现代架空/道德边缘/中长) 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64199398


【骸云】 《倾心荷兰赌》(架空/未完/中长) 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63164598


【骸云】《恋人的万能呼叫号码》(原著10-/短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75783446


【骸云】《假日购物》(原著10+/短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60465177


【骸云】《AlienⅢ/异形3》(架空/血腥暴力/中篇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11967645


【骸云】《滴水穿石》(每晚一个骸云小故事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11970972 《滴水穿石》(改版)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37962419


【骸云】《火流星》(科幻架空/中长篇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36031629


【骸云】《情人契》(10+原作/酒吧/短篇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46241395


【初雾云】《逍遥法外》(架空/犯罪/长篇)作者:不知绯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54420085


 


【骸云】《待续》(短篇) 作者:寸_不可止/春虫一尺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105824022


【骸云】《色差》(短篇) 作者:寸_不可止/春虫一尺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07794166


【骸云】《谈情说爱》(短篇) 作者:寸_不可止/春虫一尺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41562148


【骸云】《消失的原野》(短篇) 作者:寸_不可止/春虫一尺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1120782621


 


哆啦哆啦BEAM鲜网地址:http://223.27.37.79/GB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200527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》(现代架空/网游/长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29600481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心的最里面》(原作/短篇) 作者:哆啦哆啦BEAM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60195553


【骸云】《生是一场寡淡的狂欢》(原作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92460264


【骸云】《关于我爱你》(690/18/原作/中长/坑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72522819


【初雾云】《霜华依旧》(原作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37116198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偷窥者》(架空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09672818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出场费》(原作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29576281


【骸云】《薛定谔的猫》(架空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04285358


【骸云】《frozen time》(原作/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81169822


【骸云】《浪漫不浪漫》(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54149494


【骸云】《我们私奔吧》(中长/结尾赞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23333856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榜样作用》(短篇/联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42301991


【骸云】《morning call》(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05660086


【初雾云】《我辈行藏君岂知》(短篇)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35300758


【骸云】《废了爱》(短篇) 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34081948


【骸云】《棺材》(短篇) 作者:哆啦哆啦BEAM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21240247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舒克和贝塔》 作者:哆啦哆啦BEAM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20243173


 


【骸云】 《Sonne》(短篇) 作者:凡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40504846


【骸云】《大海》(短篇) 作者:凡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171742325


【骸云】《Castle of Glass》(短篇) 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282150570【骸云】《说给ABO》(短篇) 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788190099【骸云】《亲爱的云雀恭弥》(短篇)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927524643【骸云】《谨言慎行》(短篇)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949697099【骸云】《如何说再见》(短篇)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931710439【骸云】《Ace》(短篇) 作者:Gr针 原帖地址: 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30562845


 


【骸云】《苍》(中短/架空)作者:黄泉零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64069010


 


【骸云】《爱觉不累》(短篇) 作者:黒川神すみ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211536290


【骸云】《痛骨》(cos图文) 作者:黒川神すみ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408025202


 


【骸云】《二月之末》(现代架空) 作者:空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63182245


【骸云】《给衍》(现代架空)作者:空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60549427


 


【骸云】《愿いの届く日》(中短) 作者:Katt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52952489


【骸云】《天台》(中短) 作者: Katt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54513702


 


離蔚的文除精品外链接均已失效,若有吧友找到有效链接请私信我。


【骸云】《疯&狂》(长篇/架空)作者:離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16114992


【骸云】《动什么别动感情》(长篇/架空/有白骸)作者:離蔚 


【骸云】《沦陷》(原作/架空均有/娱乐圈有)作者:離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16768971


【骸云】《全世界都在奔行》(架空/骸第一人称)作者:離蔚 


【骸云】《我会看着你失眠》(云雀第一人称/架空/有微弱迪云)作者:離蔚 


【骸云】《用一首歌的时间》(架空/视角转换)作者:離蔚 


【骸云】《火烧的寂寞冰冻的沉默》(短篇)作者:離蔚 


【骸云】《拥抱》(架空/现实)作者:離蔚


【骸云】《尽在不言中》(中短/架空)作者:離蔚


【骸云】《房客》(中篇/有迪云/架空)作者:離蔚


 


【骸云】《凤凰哗变》(架空/中长篇)作者:灵魂归于魔鬼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683461737


由于魂叔在出个人本,链接这边不挨个列举,具体请见骸云吧精品区/雾云缠吧 


 


【骸云】《迷失乐园》(架空/长篇)作者:柳色残缘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81318917


 


【骸云】《狭路相逢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 原帖地址: 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547161297【骸云】《Seven Days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 原帖地址: 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06533009【初雾云】《等长录像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71213078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Airline-航空线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59521682【骸云】《永恒性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850308404【骸云】《Miracle》(短篇) 作者:六月九日凯旋门/A.E.贴吧没有存档,于是附上原Lofter地址: http://mytholoria.lofter.com/post/1d0e26e4_5edd493   


 


【骸云】《再见那不勒斯》(短篇/半架空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77786887


【骸云】《你还在不在》(短篇/半架空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13781730


【骸云】《未亡之远》(长篇/坑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72454485


【骸云】《心的千分之一》(短篇/原作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06653932


【骸云】《作茧自缚》(短篇/原作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14563843


【骸云】《逾期不候》(短篇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93173411


【骸云】《只有你听得到》(短篇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50191242


【骸云】《是你的光》(短篇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52207389


【骸云】《侵蚀》(短篇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97352639


【骸云】《非此即彼》(短篇/架空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760173594


【骸云】《你和我的远行》(短篇/原作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22178699


【骸云】《谁是谁的欢喜城》(短篇/半架空)作者:末路以北/白刃爻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53078039


 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Mr.Wild Shooter野蛮射手》(架空/长篇)作者:千夜风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148214931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代达罗斯水军》(野蛮射手番外) 作者:千夜风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304857343


【骸云】《Rush City》(架空/中短)作者:千夜风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647942080


【骸云】《当上帝暂停服务》(短篇) 作者:千夜风笙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208219325


 


【骸云】《Every Little Things》(合集/短篇)作者:七残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699062449


【初雾云】《淡淡》(短篇) 作者:七残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596282509


 


【骸云】《怯步者》(原作/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99519096


【骸云骸】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01929997


【骸云】《微尘世界》(架空/战争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74038071


【骸云骸】《花时往事》(短篇/云雀第一人称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40864111


【骸云】《分手信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86337140


【骸云】《永忆江湖归白发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61744405


【骸云】《临天光一刻拥抱你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85116526


【骸云】《情书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89215949


【骸云】《恋爱中的人们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596636666


【骸云】《死水微澜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56264438


【骸云骸】《他们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37051471


【骸云骸】《夜半天涯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404124866


【骸云骸】《夜奔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380067708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遍地风流》(短篇)作者:青冢住人/竹夜青龙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368112683


竹叶青龙鲜网地址:http://223.27.37.78/GB/literature/plugin/indextext.asp?free=100105052&page=&bookid=100059297&folderid=


 


松风最近在准备出个人本,以及在LOFTER整理过自己的文链接,具体请见http://matsukaze69.lofter.com/post/26e818_bf2d30


【骸云】《多少雨你才会撑起纸伞》(短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02976119


【骸云/白正】《心字头上的那把刃是谁》(短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834654419


【骸云/纲髑】《月亮历》(长篇/剧情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667355911


【初雾云】《东边日出西边雨》(短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972579875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蜚短流长》(短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1047378307


【骸云】《莫若莲花凛然绽放》(中短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86286508


【骸云】《合二不能为一定理》(中短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71014758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何处安放我们的光阴》(长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11217370


【初雾云】《一夜星辰》(长篇)作者:松风如在弦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253234251


 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与你结伴同行》(系列)作者:19朵向日葵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48293298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与你聆听岁月》(系列)作者:19朵向日葵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64241996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与你奏响行歌》(系列)作者:19朵向日葵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75461823


 


【骸云】《未曾离开》(中长篇)作者:伊利昂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67535402


【骸云】《生化危机》(中长篇/坑)作者:伊利昂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64714003


 


【骸云】《红笼》(短篇/架空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561115734

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竹花》(短篇/原作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034744092


【初雾云】《没有人是孤岛》(短篇/原作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341993621


【初雾云】《讴歌》(短篇/架空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829985714


【初雾云】《回声》(短篇/讴歌后续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548987012


【骸云】《Missing-遗失》(短篇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584918120


【骸云】《酸蚀》(短篇/原作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933073553


【骸云】《无妄之光》(短篇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246592354


【初雾云】《漩涡》(短篇/架空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586184412


【初雾云】《失语者》(短篇/原作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072390895


【骸云】《Immortal-永恒》(短篇) 作者:伊楠YvoNne 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677198318


 


 


【骸云】《那只睡在伞下的黑猫》(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39410266


【骸云】《告别的时代》(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09319399


【骸云】《Domo》(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754187867


【骸云】《腐朽》(长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14045777


【骸云】《只有我陪你度过》(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1104850923


【骸云/加铃】《痛并快乐着》(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59922735


【骸云】《后遗症》(中短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562580085


【骸云】《朱红十八日》(中篇)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76891295


【骸云】《脑黏男子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17754962


【骸云】《Under Attack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 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125573528


【骸云】《致猛禽先生的信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705900495


【骸云】《静止不变的黄昏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320147807


【骸云】《无雨国界限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172932557


【骸云】《恶人们的恋爱日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096018268


【骸云】《热爱》(短篇) 作者:雨刎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20121318


 


 


大概很多姑娘知道作者当初因为某些事把文帖都删除了,所以底下的链接是否失效我也没仔细核查请见谅。


【骸云】《机者钟》(短篇)作者:咒凫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47344752


【骸云】《两个铜板响不了》(短篇)作者:咒凫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647344752


【骸云】《下个星期去英国》(短篇)作者:咒凫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22993405


【骸云】《呦西☆》(短篇)作者:咒凫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968931788


【骸云/白正】《思春期未满》(中短)作者:咒凫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742087125


 



【骸云】《语言的变迁史》(短篇) 作者:觅_Changer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242058011
【骸云】《一番星》(短篇) 作者:觅_Changer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777999980
【初雾云】《What is Life For-门后的世界》 (短篇) 作者:觅_Changer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170318596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光阴漫谈》(短篇) 作者:觅_Changer 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635699265






 【骸云】《无题》(短篇) 作者: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233918386
【骸云】《呓语》(短篇) 作者: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36847928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有事吗》(短篇) 作者: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36876318
【骸云/初雾云】《加减法》 (短篇) 作者: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384721591
【骸云】《分居合租者》(短篇) 作者:虚 原帖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36859604


 


 -❀暂FIN❀-



死活没肝出来的我【手动再见
姑姑对不起QAQ

小妖_foxy:

随便涂涂,非常潦草233今天终于终于给姑姑换上新衣服了!!!!!茨木宝宝代表全寮的崽崽们向姑姑送上新年礼物!【真是肝到绝望的皮肤……】


最后祝大家元旦快乐!!!!新的2017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!!

酒醉的探戈(+× 嘉成兄弟 短篇甜文小糖豆)

黑椒牛柳饭:

出道了。
跟你一起。
不是一个人。
站在你身边,是我们出道了。

满天金纸挥洒下来的时候,谷嘉诚第一反应就是去看隔着两个人站着的伍嘉成。
这家伙怕是又要哭了吧。
不是因为激动,也不是因为惊喜,是因为真的舍不得吧。
1919小剧场,少年之城,训练教室。这半年,真的好快呀。
谷嘉诚抱了伊一,抱了赵磊,抱了郭子凡,抱了春春,甚至几乎抱完了舞台上的所有人,最后一个揽住肩膀的,才是伍嘉成。
第一个拥抱给不了你,那就最后一个好了。
伍嘉成揽住自己的时候很用力,细长的胳膊一把拥住自己的时候,谷嘉诚第一时间揽住了他的腰。伍嘉成很用力的晃了晃他,什么都没有说。
还要说什么呢?
我们之间,还需要说话来表达吗?

庆功宴的人好多,伍嘉成一直在满场溜达,满场送拥抱。谷嘉诚只能提溜个杯子跟着他溜达。
谷嘉诚知道自己的酒量,不是不好,是几乎没有。可是挡不了别人杯中的好意,更不想因为推脱浪费时间,让那个家伙被别人拐跑。
说真的,舞台下的伍嘉成更好看。更清爽,更无害,却有一点点疏离的男子气概,男女通杀的好看。工作人员里喜欢他的不少,跟着他求合照,求拥抱。他倒也大方,通通送去了拥抱。
谷嘉诚也送拥抱,却有点儿不专心,眼神老跑。
小家伙又跑哪儿去了。
天晓得自己喝了多少杯,谷嘉诚的脑袋有点儿晕晕乎乎的,眼前的伍嘉成也不见了。
老谷你过来!
转头的瞬间,谷嘉诚有点晕眩。自己的眼中,唯一能对上焦的,只有伍嘉成了。大概就是,全世界我只能看到你的样子。
伍嘉成举着手机要跟自己合照,瞥了一眼后面,才发现是高举着嘉偶天成的粉丝。谷嘉诚飘乎乎的站定,稳稳的朝着外面鞠了一躬。
谢谢没日没夜的支持,谢谢你们做的应援,也谢谢,你们剪的那些视频……
想到这里,谷嘉诚突然笑了出来,眼睛也看向了正在摆造型的伍嘉成。当时一起看那些视频的时候,伍嘉成的反应简直可爱到要飞起来。谷嘉诚又看了一眼外面的粉丝。
哼,还好你们看不到。只有我能看到。
谷嘉诚站到伍嘉成的后面微微仰腰,镜头里的伍嘉成,像是乖乖的躺倒在谷嘉诚的胸口。一起自拍的时候,这是谷嘉诚最喜欢的合照方式了。
伍嘉成揽着自己的肩膀,自己揽着伍嘉成的腰,就像他们一直会做的那样,深深的朝着门外的粉丝一起鞠了一躬。
谷嘉诚虽然有些晕乎乎的,但他听到了门外的尖叫。他在心里默默保证。
我们会一直一路走下去。

谷嘉诚第一次发现伍嘉成的酒量原来这么好,反正呢,比自己好太多。歪歪扭扭的站在吧台边,一众人围着。伍嘉成就歪坐在凳子上,脸上有着红霞,映着浅黄的灯光,眼睛迷蒙一片。工作人员里有个小姑娘跑了过来,在伍嘉成的面前站定。
小伍,我很喜欢你,我能抱你一下吗?
伍嘉成两边歪了歪头,露出了乖巧的笑容,然后轻巧的回答。
我也喜欢你们呀,所有的工作人员我都喜欢的。
回答的滴水不漏的,谷嘉诚瞥了一眼笑了笑。
然后伍嘉成就站起来伸出双手拥住了那个姑娘,姑娘个子不高,被伍嘉成的胳膊全部圈住了,很有安全感的样子。伍嘉成很大气的拍了拍姑娘的后背,像是宽慰,又像是感谢。
吃醋了?
彭楚粤碰了碰有些愣神的谷嘉诚。谷嘉诚回过头来,发现彭楚粤一脸揶揄的笑容,眼神还飘向一边什么都不知道的伍嘉成。
哪儿有。
谷嘉诚朝着彭楚粤的肩头锤了一下。
恭喜你们正式在一起了。
去你的!谷嘉诚一边说出这句话,一边抱了抱彭楚粤。歪头的瞬间,谷嘉诚突然发现了伍嘉成正看着自己。
转念一想,谷嘉诚突然勾起了一个坏笑。
小粤撒,对不起了。
趁着彭楚粤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,谷嘉诚眼疾手快的在彭楚粤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老谷你在干什么!
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伍嘉成就狠狠推开了谷嘉诚,然后指着彭楚粤。
你们这是什么情况。
谷嘉诚抿着嘴开始坏笑,看了一眼完全懵逼的彭楚粤,又看了一眼快要炸毛的伍嘉成,说不出的得意。
本王是被陷害的!都是谷嘉诚干的!彭楚粤百口莫辩的样子。围着的众人也开始起哄。谷嘉诚的眼睛,就挂在伍嘉成的身上,离不开了。
可是没一分钟,伍嘉成又被人叫走了,又是送拥抱。谷嘉诚突然有些头疼,总不能把全场的人亲完了,来吸引他的注意吧。
酒精开始上头,谷嘉诚往一边的桌子上一歪。进行完社交礼仪的伍嘉成溜达了回来。
你喝多啦?没事吧?不能喝就不要喝呀!
伍嘉成的声音里也带着几分醉意,连日来的练习让嗓子有一些沙哑,是性感而不自知的。
嗯。
谷嘉诚皱了皱眉,眯缝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。弯弯的眉眼,甜腻可人,想去伸手抱抱他。
那我们走吧,该喝的都喝完了,我也不想喝了,我们明天还要早班飞机,走吧。伍嘉成放下手里的杯子,第一次那么有主意。
嗯,好。
不顾所有人的揶揄玩笑,不顾所有人的挽留,两个嘉成就那么潇洒的搁下酒器,拿起行李,勾肩搭背的走出门去了。后面有众人的起哄声。
管他呢,我只想跟嘉成好好说说话。

从后门溜出来的时候,没有其他少年,没有粉丝,也没有工作人员。悠长黑暗的路上只有两旁荧荧的路灯照亮。
身后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,偶有风声穿过两人的耳朵,谁都没有先说话,只留下行李箱在路上滑过的咕噜噜的声音。
我想……
默契的同时开口。两个嘉成相视一笑。
你先说……
第二次默契的开口,两个人笑的更欢了。谷嘉诚先抿起嘴,眉眼弯弯的看着笑个不停的伍嘉成。
你想干什么?
伍嘉成扶着谷嘉诚的肩膀,直起笑弯的腰,慢慢收敛起笑声,只是眉眼里带着很多情绪的说。
我想再回宿舍看一眼。
谷嘉诚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,我想说的,也是这个。
伍嘉成也是一愣,随即胳膊勾上了谷嘉诚的肩膀,我就说我们俩是最默契的嘛!连想要做的事情都一样。
是我知道你舍不得那里。
谷嘉诚没有说出口,一如往常的勾住了伍嘉成的腰,自然的伸出另一只手。
行李给我吧。
没有客气推脱,伍嘉成大喇喇的把行李交到了谷嘉诚的手里。谁也没有先松开揽着对方的胳膊,就那么一直拥着,向宿舍走去。

所有人都去庆功宴了,一向闹腾的少年之城也安静下来,黑漆漆的一片。站在门口的伍嘉成突然伸出一只手指,指着门上的监控。
你看,连它都不亮了呢。
嗯。
伍嘉成的语气带着一点点落寞,一点点不舍。谷嘉诚知道,却不出口安慰他,他们一向这样。谷嘉诚不说话,只要安静的待在伍嘉成的身边,就是他的安心药,就是他的定海神针。
谷嘉诚伸手去摸灯的开关,却被伍嘉成拉住了。
别开灯,就这样,好吗?
伍嘉成的声音小小的,浅浅的回荡在有些寂寥的宿舍里。
嗯,好。
两人把行李仍在宿舍门口,径直走进了宿舍。借着外面渗进来的月光,屋子里有些幽蓝的模样。走到这里,伍嘉成的脚步才有些虚浮,毕竟是喝了不少的。谷嘉诚快走两步,皱着眉,忍着胃里翻涌的感觉,轻轻握住了伍嘉成的手腕。
小心点。
嗯,好。
伍嘉成转过头的时候,月光刚好洒在他的脸上。带着笑意,带着醉意,朦胧的一塌糊涂。谷嘉诚下意识的紧了紧抓住伍嘉成的手。
这一刻的伍嘉成太好看了,好看的跟谪仙的仙人一样,似乎稍不留神就会踏云而去。
伍嘉成歪了歪头,拉着谷嘉诚微微踉跄的往前走。
你看,就是这面墙,我用来贴照片的,不过我现在已经全部收起来了。还有老谷你的那张,哈哈哈哈哈,洗澡的照片,等你欺负我的时候,我就放到网上去。
伍嘉成的语句断断续续,谷嘉诚就含笑听着。
好好好。
厕所一直超级冷的,我不知道你跟凡凡怎么能一边洗澡一边聊天,还聊那么久。
我身体好。
这张桌子,哈哈,这个桌子。大家都知道我们一个哭,一个吃的事情了。
嗯。
还有……
伍嘉成拉着谷嘉诚来到房间门口,一向乱糟糟的男生宿舍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了。人去楼空,颇有点凄凉的味道。
伍嘉成快走两步,站在床边,一头扎进了铺好的被子里。然后翻了个身,仰面倒下看着谷嘉诚,谷嘉诚看着傻笑的伍嘉成,也就在床边坐下。
月光勾勒着两人的脸颊,柔软可亲的样子。
伍嘉成的酒劲儿算是全上来了,只会迷蒙着眼睛,看着谷嘉诚傻笑。小虎牙跟尖翘的小鼻子那么可爱,一个没忍住,谷嘉诚伸出手指,轻轻刮了一下伍嘉成的鼻子。
小甜豆。
伍嘉成一愣,却也不反抗,看着眼前的谷嘉诚,似乎除了笑,什么都不会。
你知道吗,粉丝们都叫你小甜豆,说你特别甜。
谷嘉诚的声音轻轻小小的,似乎怕惊醒了眼前美好的梦境。
粉丝还叫你盐神呢。
伍嘉成伸出手指,戳了戳谷嘉诚的眉心。
所以是甜咸大战咯?谷嘉诚嘴角漾起的笑容一直放不下来。
切。
伍嘉成佯装生气的鼓了鼓嘴,把头撇到一边。谷嘉诚就伸出手指,放在伍嘉成鼓鼓囊囊的脸颊边。伍嘉成没有发现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一扭头。
哎老谷……
老谷的指头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他软软的脸上。
你干什么啦!
伍嘉成笑着去怕谷嘉诚的胳膊,谷嘉诚也不躲,就由他打。打着打着,两人都笑成了一团,笑着笑着,两人就头对头的仰面躺在了床上。
屋子里陷入了安静,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。因为离得近,连着对方身上的酒气和呼吸,都吸入了自己的鼻腔里。
谷嘉诚微微撇过头去看身旁的伍嘉成,心无旁骛的脸,眼神干净透明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伍嘉成掏出手机,屋子里开始传出了音乐声。
是动力火车的酒醉的探戈。
伍嘉成翻起身,看着谷嘉诚。
Tange还记得吗?
当然。


谷嘉诚勾起嘴巴,一跃而起。


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,练习过上百遍的舞步也没有因为酒醉虚浮。只有抱起伍嘉成的那一刻,谷嘉诚结结实实的觉得,他瘦太多了。
勾腿下腰的时候,两人的脸离得很近,伍嘉成的眼睛里,跟在舞台上一样,光芒四射。
谷嘉诚心里一动,突然弯了下腰,在伍嘉成的唇畔,印下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。
微凉,柔软,甜香的酒气。
只有一刹那的接触,却足够动心一辈子了。
趁着伍嘉成还没反应过来,谷嘉诚轻拿轻放似的让伍嘉成站好,在他开口之前,第一次抢到了话语权。
别人可以亲脸嘴巴只能亲你。
说着,谷嘉诚微微一笑。
以后的日子,还请多多指教。
逆月光站立的谷嘉诚很好看,刀刻的五官也显得温柔。伍嘉成根本没有反击谷嘉诚刚刚举动的能力。只能调整自己的呼吸,微笑的回答一句。
以后的路,你也要站在我身边。

================分割线===============
po主从昨晚炸到今晚
听到确认他们赢了的那一刻,我在床上尖叫着蹦了很久
突然有人给我发微信说了生日快乐
我才想起来 啊 今天是我生日啊
我妹跟我一起入的坑
祝我生日快乐之后说 白队出道就是你最好的生日礼物啊
何止他们出道是最好的礼物
能够遇见他们 就是最好的礼物了

说真的 那篇文这么久不更是因为害怕
惴惴不安等待的心情根本写不出糖
还好 这场粉丝battle我们没输
还好 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 没给他们拖后腿

看了昨晚到今天前线妹子的repo 就想着写个小短篇出来吧
那篇文会继续更完的 我想想要不快速完结了开个新的吧
captain跟sniper或者少年四大名捕?
跟往常一样 谢谢一直喜欢我文的各位
鞠躬 比心
还有 新年快乐
白队出道快乐 我们约专辑见吧